NEXT
PREV
您当前位置:北京高新自愿戒毒医院 > 医院简介 > 医院动态 >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组采访北京高新戒毒医院徐杰主任

来源:北京高新医院原创 时间:2021-05-14 人气:
5月11日从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公告,决定正式整类列管合成大麻素类新精神活性物质。公告自2021年7月1日起施行。我国将成为全球第一个对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实行整类列管的国家。合成大麻素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对合成大麻素类物质进行整类列管呢?
 
 
众所周知,大麻是一种植物,也是一种毒品,长期服用会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而合成大麻素类物质是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不依赖于大麻的种植,成本更低,获取容易,并且能产生更为强烈的兴奋、致幻等效果,目前已成为新精神活性物质中涵盖物质种类最多、滥用最为严重的家族。
 
 
国家毒品实验室副处长 花镇东:所谓新精神活性物质其实就是,这个是联合国给出的一个定义,就是针对这种特别多的新型毒品出现的状态,后来联合国就把它定义为,已经发现具有,对人具有类似于已经列管的那些毒品的这种致幻、麻醉这些相关的作用,对人的健康存在着潜在的威胁,但是目前尚未被联合国禁毒公约所管制的物质。
 
 
作为一种传统的毒品,大麻在我国受到严格管控。而最近几年,市场上却出现一种类似电子烟的产品,号称“上头电子烟”,里面添加了一种人工合成的大麻素,吸食之后会产生一种类似吸食大麻的感觉,不少人不知不觉中染上了毒瘾。
 
 
王一(化名):也不用点火用啥的,手拿着就抽就行,就认为这跟香烟似的,看他们抽,他们说就跟烟似的,比抽普通香烟有劲,
 
小王是一名渣土车司机,平时经常晚上开车,抽烟也勤,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工地上见到几个人抽电子烟,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他也跟着抽了起来.不到两个月时间,电子烟抽得越来越多,干活挣的钱却越来越少了。
 
 
王一(化名):人家一天跑5趟,我一天就跑1趟或2趟,后来1趟都跑不了了。越抽量越大的感觉,我现在跑车抽个五口六口的时候觉得就挺好,但一会工夫又想抽两口了,抽着抽着就跟喝酒喝多了,只能休息不能干了。
 
小王自己觉得这电子烟有问题,但那时他已经没法控制自己,精神状态不如以前,脾气和性格也特别反常。
 
 
王一(化名)亲属:有时候特别兴奋,有时候特别反常,精神状态跟以前不一样,脾气也变了,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就吵起来了。
 
 
万般无奈之下,小王的家人报了警,直到尿检结果出来,家里人才知道小王所抽的电子烟含有“合成大麻素”的成分。在家人的帮助下,小王来到了北京高新医院戒毒。尽管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小王成功戒掉了毒瘾,但他的生活再也没法跟以前一样了。妻子跟他离了婚,朋友也一个个离他远去。
 
 
王一(化名):就因为这个东西弄得也没有朋友也没有啥的,觉得挺孤单的,挺难受的。
 
徐杰是小王在北京高新医院戒毒时的主治医师,据他介绍说,像小王这样的案例不止一个,在他提供的两段患者视频中可以看到,吸食这种大麻电子烟以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运动障碍,小便失禁等行为障碍,而且长期吸食,还会带来严重的情绪问题。
 
 
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主要是情绪上一些改变还有严重的失眠睡不着觉出汗失眠情绪上的不稳定,容易出现焦虑抑郁的症状。
 
记者:易怒,在家里摔东西?
 
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确实有这种情况,在家里跟父母吵甚至跟父母打架的,同时用时间长了以后会出现其他社会功能受损,包括工作学习,都受到一些影响。
 
 
据徐杰介绍说,这两年吸食大麻电子烟的案例呈现出很快的上升趋势,自从2019年上半年,他第一次接触吸食大麻电子烟的患者,到2020年底,他已经接触了上百个这样的案例。
 
 
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我们现在年轻人他对传统硬性毒品都有一定的认知,比如说像海洛因、像病毒这些他们有一定的认知,他知道是毒品是绝对不能碰的,但是这些孩子这些年轻人,他就觉得新型的毒品或者新精神活性物质,没有那么大毒害性,不毒品,用完以后没有这么大的伤害,也没有这么大的,他自己会这么认为,所以他们会寻求一些新精神活性物质。
 
 
据专家介绍,这些添加了合成大麻素的电子烟比普通的大麻更容易上瘾,对身体的危害也更大。2020年11月,山东肥城警方就打掉了一个网络贩卖非法添加合成大麻素电子烟油的团伙。警方发现制售合成大麻素原料和含有合成大麻素电子烟油的涉案人员,卖家有数十人,买家上千人,遍布全国各地。
 
 
山东肥城市公安局缉毒民警:最初的合成大麻素,成本大概在5000元左右一公斤,到了后期市场,就可以加价到20万元一公斤,但是把这一公斤的合成大麻素(原料)添加到(普通)电子烟油之后,就可以将这批电子烟油卖到50万元。一瓶普通的电子烟油成本只有几十元,而添加这种合成大麻素之后,就可以卖到500到800元。
 
 
这个案子涉及范围广,而且合成大麻素具有毒品的特性,社会危害极大,但当时警方在案件侦办的过程中,却遇到一个难题。
 
 
山东肥城市公安局局长 田茂金:合成大麻素虽然有毒品的特征,吸食之后对人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严重损害,但是因为这些合成大麻素的化学分子式只是与国家列管毒品类似,但又不完全相同,比如像本案,我们无法从法律层面上作为毒品进行管制,只能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处置,而无法从贩卖毒品这种重罪从严打击。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这种含有合成大麻素的电子烟跟普通的大麻不同,很多都是选择在网上售卖,一些商家还宣称不含任何违规成分,“合法上头”,在一些网络论坛上,还有好多人表示都遇到或者尝试过这种所谓的“上头电子烟”。2020年底,知情人在网上还找到一个卖家。对方表示在北京,可以用微信扫码付款以后通过同城快递送货上门,或者可以用“丢包”的方式进行交易。
 
 
知情人以送货不方便为由选择了第二种交易方式,扫码付款以后,对方发来一个地址,记者同知情人一起驱车前往,在车辆到达北京市大兴区一个小区附近后,对方表示货品已经放到了某个单元楼门口的三轮车里。拿到的这支所谓的“上头”电子烟,除了魔仙堡三个字之外没有任何的生产地址,出厂日期,审批文号,可以确定就是个三无产品。经北京一家毒检中心检测,电子烟油中检测出一种名为mdmb-4en-pinaca的物质,浓度为5600微克/毫升。
 
 
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 徐杰:里面主要成分是合成大麻素的成分,不是植物里含有的哪一种,是人工合成的,所以说它的危害性更大,而且它的精神活性更强。根据有关的研究组织做了研究,它的精整活性要强于普通大麻素4到5倍,有更高会强于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
 
既然合成大麻素具有毒品的特性,此前为什么国家没有全部列管呢?在国家毒品实验室,花镇东博士为我们介绍了其中的原因。
 
 
国家毒品实验室副处长 花镇东:因为合成大麻其实是一类物质,不是一个单个的物质,也就是说为什么它目前监管是比较困难的,它是在不停地更新换代的,地下加工厂在那一系列物质基础上又开始不断地进行修改,不断地进行修饰,可能每一天都会有新的品种被创造出来。
 
 
据了解,在全球已发现的1025种非植物类新精神活性物质中,合成大麻素类有297种,占近三分之一;我国已发现103种,此前已经有53种被列入管制目录,而潜在数量可能高达成千上万种。一些违法犯罪分子为了逃避打击,总会想方设法把一些未列入管制目录的合成大麻素添加到电子烟油或喷涂于烟丝、花瓣等植物表面吸食。
 
 
国家毒品实验室副处长 花镇东:这些都是各地送检的,我们经过检测发现含有合成大麻素类的物质的一些简材,那么像这几块的话里面主要都是刚才提到的电子烟,电子烟的话各种各样的格式,各种各样的规格都有,然后合成大麻的话主要就是在前端的烟油的这个腔里面存在的。
 
 
由于吸食该类物质后,会出现头晕、呕吐、精神恍惚、致幻等反应,过量吸食会出现休克、窒息甚至猝死等情况,在全国范围内已引发数起毒驾、故意伤害等危害公共安全事件,并且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目前已成为新精神活性物质中涵盖物质种类最多、滥用最为严重的家族。只有将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等新精神活性物质检进行整类列管,才能有效遏制合成大麻素类新精神活性物质的蔓延。
 
 
国家毒品实验室副处长 花镇东:因为我们列管一个物质从发现到去认识到它的危害,然后经过论证,认为这个物质有必要列入到管制列表是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但是现在的话这些物质它的更新更新换代的速度远远超出了我们去一个一个去列管它的速度,所以定然会给我们的列管,会给我们整个监管,会带来很大的一个问题。
 
 
正是由于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种类繁多、更新不断,只有将其进行整类列管,才能有效遏制它们的蔓延。据悉,在5月11日我国宣布正式整类列管合成大麻素类新精神活性物质后,为保证顺利落地实施,相关主管部门将制定合成大麻素等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检验鉴定公共安全行业标准,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合成大麻素等新精神活性物质成瘾性和危害性快速评估体系。
 
国家毒品实验室副处长 花镇东:一旦他们被列入管制,我们有了法律的依据,我们可以对相关的吸食,贩卖行为进行,非法制造相关行为进行比较严厉地处罚,从而有效地避免这些物质扩散和滥用,为我们维护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能够起到更大的更好的效果。
 
 
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此次联合发布公告不仅将合成大麻素类物质整类列管,还增加了氟胺酮等1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列为毒品进行管制。至此我国已列管18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和整类芬太尼、整类合成大麻素物质。为了从严打击非法加工、走私合成大麻素等新精神活性物质犯罪活动,相关部门还将部署深化打击新精神活性物质行动,加强摸底排查、查缉堵截、专案侦查、宣传培训等一系列行动,有效遏制合成大麻素类物质等新精神活性物质滥用问题在我国发展蔓延,坚决切断走私贩运通道,确保合成大麻素类物质整类列管和增列氟胺酮等1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在执法司法实践中得到落实,取得实效。《转载自央视网》
分享到:
北京高新医院

北京高新医院目前针对毒瘾患者进行分类治疗帮助患者快速脱毒、 脱瘾。从心理角度对药物依赖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共同助力药物依赖症患者科学康复,找回属于自己的春天....[详情]

北京高新戒毒医疗科地处北京市方庄东路9号,是一所由北京市卫生局批准的自愿戒毒医疗机构。
医院目前针对“合成毒品、传统毒品、药物依赖”等三大依赖与国内外知名戒毒及心理研究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共同助力医院戒毒技术的不断提升。

医院大厅 太空舱理疗 经颅磁治疗仪 病区大厅 美沙酮口服药门诊 病区护士站 医生办公室 VIP病房 病房走廊 心理咨询室

医院设有美沙酮口服门诊、戒毒心理咨询门诊、新型毒品及传统毒品两大病区及VIP豪华病区,经过多年的努力,已逐渐发展成为北京市脱毒脱瘾治疗及康复一体化自愿戒毒专业医院,尤其是在新型合成毒品脱毒戒断治疗方面,其显著疗效得到业界人士和广大戒毒患者的一致肯定和良好口碑,帮患者彻底戒除心瘾,重树生活自信。

医院荣誉3 医院荣誉1 医院荣誉6 医院荣誉2 医院荣誉5 医院荣誉4

北京高新医院的戒毒专家与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美国Roskamp研究所、台湾中正大学犯罪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国内外知名专家定期进行学术交流,同时与北京安定医院、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北京天堂河戒毒康复所等国内外知名戒毒及心理研究机构形成了战略合作关系,共同开展戒毒医学的研究与临床应用。

纳曲酮治疗冰毒 禁毒教育工作研讨会 2015年中国戒毒论坛 参观禁毒教育基地 天堂河戒毒所与高新医院合作共建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八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七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五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四

医院自成立以来,始终不忘践行公益,用爱助力戒毒人员的康复。曾多次参与戒毒宣传、现身说法、戒毒心理咨询、普及戒毒知识等志愿活动,同时将心理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及多种康复理疗手段融为一体,为戒毒患者搭建一个集戒毒科研、戒毒宣传、戒毒治疗、戒毒康复于一体的自愿戒毒专业平台。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十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九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八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七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六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五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四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三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二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一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环境设施医院荣誉行车路线在线留言

咨询热线:010-57237188 57237166 医院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方庄东路9号 北京高新医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9538号-3